西曆2018年09月21日 星期五 佛曆2562年 歲次丙申年
會員登錄 會員註冊 簡體版 繁體版
閱藏知津:談《佛光大藏經》編修
佛光山/永明法師 2016-05-04

自清代集《龍藏》三百餘年來,佛光山開山宗長星雲大師成立「佛光大藏經編修委員會」,編修《佛光大藏經》,三十餘年來,已呈現相當成果,對佛教的推展弘揚也起到深遠的影響。本文從《佛光大藏經》的編修緣起以及實際編修的經驗,提出修藏重要工序和流程。最後並將多年來的成果作一綜合報告。

第一:佛法的弘傳能夠長遠恒久,歷代佛教藏經的刊行流通,是一個重要因素。

如來一代時教,自漢時陸續傳來東土,譯著典籍代有所出。這些譯著典籍,若從內容教義來看,固然有它根本不變的價值,但是若從研究信解的角度而言,仍應要有契合時代的方法和權巧,方能使古今融會貫通。

因此,到了宋、元、明、清,歷代高僧大德為了佛教的永續發展,均曾搜集編印藏經,既保存了聖言經教,也為學者從事研究與發揚提供了依據。然而隨著時空的轉移,各版所刊,未將三藏分段標點,且編排古板,致使今人誤以佛典深奧,非初學所能解,而望經怯步,即便是有心想學習的人,或高才飽學之士,也得苦鑽窮研,耗費時日,方能得入。

有鑑於此,佛光山開山宗長星雲大師遂于西元1958年起,倡印每月一經,將古刻板經典予以現代化,經文加以標點、分段,並作科判表解,以輔助讀者理解經文義理,希望佛典能普遍為大眾所接受。

西元1977年,大師更于佛光山成立「佛光大藏經編修委員會」,從事完整、大量、有系統的修藏工作,“為我中華文化,續佛慧命,點無盡之燈,開般若之華,讓佛光普照寰宇,使法水長流九州”。

第二:「佛光大藏經編修委員會」重新編纂的《佛光大藏經》,分為十六大類:

 一.阿含藏  二.般若藏  三.禪 藏  四.淨土藏

 五.法華藏  六.華嚴藏  七.唯識藏  八.秘密藏

 九.聲聞藏  十.律 藏 十一.本緣藏 十二.史傳藏

十三.圖像藏 十四.儀志藏 十五.藝文藏 十六.雜藏

上述十六大類中,“圖像藏”、“藝文藏”是歷代各版藏經中所未曾收納的,可以說是深具開創性、前瞻性及時代意義。佛經本身即深具文學、藝術意涵,佛教東傳,更豐富了文學、戲曲、建築、雕刻、繪畫等創作內涵,使得佛教文學、藝術留下了大量輝煌瑰麗的文化遺產。星雲大師說:“我相信文學、藝術可以美化人生,也可以美化佛教,為佛教帶來生氣,所以文學、藝術能讓佛法的弘揚事半功倍,而且影響深遠。”因此,《佛光大藏經》的編纂,突破傳統的藩籬,將佛教文學、藝術收編入藏,作為佛教傳播和弘揚的方便法門。

第三:《佛光大藏經》的編印,旨在編纂一部“現代人人能讀,讀而易解,解而能信,信而易行”的佛教聖典,以助長佛法的延續與流傳。因此,本藏主要編輯工作是

1.採集各版藏經;2.作文字校勘;3.考訂全經;4.經文分段;

5.逐句標點;6.名相釋義;7.經題解說;8.經後索引;9.諸家專文。

各部藏的編輯工序重點說明如下:

一.搜集資料:搜集各部類相關典籍(包括當代高僧大德的著作),予以分類。

二.確定入藏:精選、沙汰各類典籍。斷簡殘篇、內容與主要典籍重複等,均在沙汰之列。以《佛光大藏經.禪藏》為例:

1)南宋普濟禪師撰《五燈會元》,是以“五燈”(即《景德傳燈錄》、《天聖廣燈錄》、《建中靖國續燈錄》、《聯燈會要》、《嘉泰普燈錄》)為基礎,刪繁就簡,撮要彙編而成。若從此書的編排結構而言,較之原來“五燈”各書綱目明瞭易查;但是若就禪宗史的研究角度來說,則因刪削頗多,所引資料遠不如《傳燈錄》等完備,因此,在《禪藏》裡,《五燈會元》則以“存目”編入《附錄》。

2)宋代王隨等編《傳燈玉英集》,是《景德傳燈錄》的刪節本,原為十五卷,現存本內容不全,缺卷一、四、七、九、十一、十三及卷三、十、十五等三卷的首部。因此,《傳燈玉英集》也以“存目”編入《附錄》。

三.確定底本:各藏收錄內容確認後,接著是決定編印典籍時作為依據的原本。原則:

1)古本:現存最早的本子。

2)精校本:若古本錯刻、漏刻嚴重,也沒有第二順位的本子可做為選擇的物件,則可以精校本為底本。

四.影印裝訂:為方便“資料登錄”、“校對”等工作流程的進行,在確認底本後,即可進行影印裝訂。

五.輸入電腦:隨著科技的進步,使用電腦軟體編輯,是現代編藏的一大助力,因此,以電腦輸入經典內容,已取代手抄經、舊式的打字機輸入。從事資料登錄工作時,如果遇到電腦排版軟體無法顯示的字形,為達到一定限度的現代化,以及避免造字過多,編輯困難,因此有如下的處理方式:

1)轉換:為配合現代電腦排版,將底本中的異體字,在不害字義的原則下,直接改為現代通行字,不加校勘說明。

2)造字:不符合上述條件者,則必須造字解決。西元1994年出版的《禪藏》,造字多達2000餘字。隨著排版軟體的更換、Unicode碼可使用的字數增多,即將在西元20094月出版的《法華藏》也造了657字。

六.標點分段:採取新式標點符號與分段,將全書的文義標示清晰。以《佛光大藏經.阿含藏》為例:

【原文】

時給孤獨長者問天神言賢者汝是何人天神答言我是摩頭息揵大摩那婆先是長者善知識于尊者舍利弗大目揵連所起信敬心緣斯功德今得生天典此城門是故告長者但當進前慎莫退還前進得利非退還也。(《雜阿含經》卷第四十七)

【整編後】

時,給孤獨長者問天神言:“賢者!汝是何人?”

天神答言:“我是摩頭息揵大摩那婆先,是長者善知識,於尊者舍利弗、大目揵連所起信敬心,緣斯功德,今得生天,典此城門,是故告長者:‘但當進前,慎莫退還!前進得利,非退還也!’”(《佛光大藏經.阿含藏.雜阿含經》卷第四十七,第2082頁)

標點符號的使用與分段,可提供讀者快速閱讀和避免會錯文意而誤引。為實踐星雲大師“給人方便”的佛光人工作信條,《佛光大藏經》的編輯群在下標點、分段之前,都務必將作者所引用資料的“來源及起訖處”詳實查明,盡最大力量給讀者和研究者正確資訊。

七.校勘:這是一項嚴肅的工作。不犯遺漏、妄改、以訛傳訛的錯誤,是本編修委員會對編輯群的要求。作法如下:

1)一書有數種版本,孰是孰非,難以斷定者,校勘者保存其異,不作更改,只在校勘記說明記錄之。

2)本書懷疑有誤,又無他書為證,實在是沒有證據可以做為修改的依據,在這種情況下,校勘者只能提出疑問,留待後人解決。

其次,校勘方法:靈活運用“本校”、“他校”、“理校”等正規校勘方法,有別於《大正新修大藏經》採用“對校”,“旨在校異同,不校是非”的短處--不負責任。

八.注解:將文中艱澀難懂的詞句,參考各類工具書,加以解釋。

九.題解:對一書題目的解釋和介紹(包括作者、內容結構、現存等)。

十.核對:這是針對電腦排版工作人員所修正的文稿,在列印輸出後,進行下一校次或審定前,務必進行的工序。主要目的在避免校對者或審稿者的盲點,以達到理想的編修成果。

編纂工作參與人員的來源,是編藏中最重要,也是最困難的一件事。以《佛光大藏經》的編修來說,主要參與人員是來自佛光山早期赴日留學的博碩士僧(如慈惠、慈容、慈怡、慈嘉、依空等法師)、佛光山佛學院的研究生、南華、佛光大學的博碩士,以及學者等,經年累月,日以繼夜,孜孜不倦地進行千秋不朽的編藏大業。

第四:三十餘年來,重新編纂的《佛光大藏經》,已出版流通的有五大類,即:一.阿含藏、二.般若藏、三.禪藏、四.淨土藏、五.法華藏,共198冊,其中入藏編纂的典籍有374部,存目有1023部,研究專文有39篇;流通中、日、韓、英、法、德、美、澳、紐、瑞士、瑞典、蘇俄、非洲等世界各國,深獲讀者肯定與迴響。例如:

1.《佛光大藏經.阿含藏》廣為各界所採用研讀。例如:韓國曹溪宗專研《阿含經》的布教師表示,他以《佛光大藏經?阿含經》為底本來學習,使得原本不易瞭解的經文,變得容易閱讀,特地來山感謝。

2.北大樓宇烈教授、中國人大方立天教授等以為《佛光大藏經》的出版是“華人之光”。

3.《佛光大藏經.禪藏》中,《祖堂集》一書為學者張美蘭、孫昌武教授等,贊許為最佳版本。

4.學者葛兆光教授稱許《佛光大藏經》的題解比《佛書解說大辭典》更加詳盡,品質非常高。

5.日本大谷大學木村校長說:“《佛光大藏經》的尺寸、厚度,給讀者很大的方便。《佛光大藏經》對佛教的普及起了很大的作用,很重要,其中《藝文藏》、《儀志藏》很有特色。”

6.學者葉朗教授認為《佛光大藏經》標點、校對等嚴謹,品質非常高。

7.美國威斯康辛大學經濟學教授高希均先生與知名作家余秋雨先生共同推薦《佛光大藏經》為「鎮宅之寶」。

8.北京大學朱慶之教授認為《佛光大藏經》的工序縝密。

9.美國長春藤名校史丹福大學的邵東方教授等贊許《佛光大藏經.禪藏》的索引是他們使用過的索引中,最方便檢索的索引。

10.瑞典斯德哥爾摩大學孔子學院院長羅多弼教授肯定《佛光大藏經》是劃時代的巨獻,有助於東西文化的交流。

至於正在進行編纂的各部藏,也計劃在未來三年能完成,屆時《佛光大藏經》將完整、全面呈現世人眼前,繼歷代各版藏經之後,流傳千秋萬世,使“佛法遍傳三千界內,真理普揚萬億國中”。

 



評論文章

    暫無評論
您還沒有登錄,暫不能評論,登錄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