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曆2018年11月21日 星期三 佛曆2562年 歲次 戊戌 年 十月十四日
會員登錄 會員註冊 簡體版 繁體版
石頭隨筆:人閑心靜.語止道生
行腳僧團教務團 2016-01-03

 

 http://www.bpt-buddhism.org/userfiles/image/20120401-03.jpg

俯首道業.九華山行腳途中的僧團比丘

 

http://www.bpt-buddhism.org/userfiles/image/20120401-01.jpg

十方福田.普陀山行腳途中的僧團比丘

 

http://www.bpt-buddhism.org/userfiles/image/20120401-02.jpg

即心即佛.九華山行腳途中的僧團比丘

 

http://www.bpt-buddhism.org/userfiles/image/20120401-04.jpg

雲水道場.香港十八區行腳途中的僧團比丘

  

二個月的掩關自修,人「閑」心「靜」!

....

歲次壬辰(2012)年二月初一,我隨僧團比丘大眾,參加荃灣道場的水陸共修。

過堂用齋時,我與大家分享:多年來,天童水陸的法喜因緣。精進大家,依止僧團,如法次弟,法喜壬辰(2012)年水陸共修功課。

趁著大家歡喜之時,我將水陸共修中,常出現的小事大「問題」,一一向大家道出。

水陸期間,會屬道場一律持「止語」戒。但有些弟子,偶爾忘記關電話、或不覺意「細聲」說話,影響法會的莊嚴、大眾的清靜。雖然大家都認為是「小事」,慈悲而包容。但我擔心,「小錯」不改,養成「習慣」,長此以往,有損大眾福田。

說實在的,像這樣的「習氣」毛病,我初出家時,時時犯之。感恩我有個好師父,肯打我、罰我,讓我至今還記得,方方面面的「叢林」規矩。

幾年前,師父上人路過香港,我恭迎他老人家到天童茅蓬暫住,事事如初出家時,唯命是從。一天我有事外出,耽誤了師父上人的午齋時間,心想這回肯定要挨「香板」、罰「跪香」。可回到茅蓬,師父上人已親手做好了三菜一湯的「午齋」,放在桌上。他老人家見我恐懼、慚愧的樣子,第一句話:餓啦,先吃飯,試試師父的手藝。然后慈悲開示我:師父不需要再打你、罰你,你現在已是「人家」的師父,應該好好學會「打人」,別誤人子弟啊!

那一餐飯,我吃得很香、很甜。吃出了師父老人家、多年來的「棒喝」.慈悲!

不瞞大家說,很多時,我真想學一學師父他老人家,怎樣「打人」。也許是「都市道場」的弘法因緣,也許是這個時代大眾的「福報」!別說挨「香板」、罰「跪香」,恐怕有時連聽師父的一句「真」話,大家都會受不了。

止語,不只是叫大家「閉口」不說話,而是教大家念念觀照「身心」。禮佛、誦經、靜坐、行香之時,將我們的「身、口、意」,止於佛處、法處,繫念於十方大眾福田之處,如法行持。從而令自己「聞、思、修」中,「戒、定、慧」起,福慧現前。

許多居士說,寺院、叢林的早晚課,很莊嚴、很殊勝、很攝心。也許大家沒用心留意,寺院裡的千年規矩.早課「止語」。每天早課前後,上到方丈、住持,下到清眾,一律持「止語」戒,見面「合十」作禮,直至早齋、過堂圓滿。我相信,大家領受到的殊勝、莊嚴,就是大眾師父們早課「止語」戒的功德迴向。

近幾年,我隨行腳僧團,四處行腳參學。行腳途中,僧團比丘一律持「止語」戒,禪悅身心。補充干糧、安排住宿等日常事宜,一律寫紙條而為之。許多店家見此情形,大多是心生恭敬,歡喜招呼。遇上警察查問,一亮「止語」牌,大多是貴賓式「免檢」待遇。行腳比丘的「止語」戒行,不只是化解行腳途中的塵世「障緣」,更多是令有緣大眾「心生恭敬、隨喜三寶」而種福田。

都市道場,培養弘法僧才,法喜社區大眾。傳統的叢林規矩,當今說來似乎不合時宜!然而,都市道場的未來、僧團比丘的道業、十方大眾的福田,容不得你我生疑、多想。

人閑心靜,語止道生!

再有二個月,香港報國寺的第二期裝修工程全部完成,大家會有更多的時間一起共修。如何傳承「叢林」規矩,莊嚴都市道場,我和大家再慢慢「小參」。

 

行腳僧團 道平

壬辰(2012)年二月初一日

於天童大茅蓬

 



評論文章

    暫無評論
您還沒有登錄,暫不能評論,登錄註冊